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黎小燕诉田东林确认结婚登记无效案(2009.11.05)

作者:王永锋  发布时间:2009-11-05 13:37:48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陕西省麟游县人民法院(2007)麟民初字第174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确认结婚登记无效。

3、诉讼双方

原告:黎小燕(艳),女,生于一九八二年八月,汉族,农民,住麟游县河西乡河西村南沟组。现住甘肃省灵台县邵寨乡黎家河社。

委托代理人李智强,陕西高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田东林,男,生于一九七○年一月,汉族,农民,住陕西省麟游县河西乡河西村南沟组。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陕西省麟游县人民法院

审判组织:审判员闫永平独任审理。

6、审结时间:2008年1月6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我与被告田东林经人介绍相识后,于一九九八年七月同居生活,同年九月生育儿子田红军。因当时我才16周岁,不符合结婚登记的条件,被告田东林采用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方法,以我二组黎小丽的姓名和年龄单方领取了结婚证。在同居生活期间,因双方经常发生矛盾,我于二○○一年外出打工,至今再未回家。请求依法确认河政婚字第9号结婚证无效,儿子田红军由被告抚养。

2、被告田东林辩称,原告所述同居生活及生育孩子时间属实。在补办结婚登记时,我与原告照了合影照片,但原告的父亲弄虚作假,从甘肃老家开来了其二女儿黎小丽的婚姻状况证明等,我与原告的父亲就去河西乡人民政府以我与黎小丽的名义领取了结婚证,但上面的相片是我与原告的合影。原告于二○○一年外出打工后,至今再未回家,双方也再未共同生活。现原告不愿与我生活了,我也同意她的要求,但孩子现年龄尚小,原告应负担一定的抚育费用。

(三)、事实和证据

陕西省麟游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原、被告经人介绍相识后,于一九九八年七月同居生活,同年八月二十二日,原告生一子,取名田红军。因原告当时只有16周岁,不符合结婚登记的法定条件,原、被告照了合影照后,被告与原告之父向婚姻登记机关提供虚假证明,以被告与原告二姐黎小丽的名义,用原、被告的合影照于一九九九年二月五日在麟游县河西乡人民政府办理了结婚证。原告于二○○一年外出打工,至今未回家,双方再未共同生活。子田红军一直由被告抚养。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原告黎小燕与被告田东林的陈述,证实被告与原告之父弄虚作假骗去结婚证的事实。

2、黎小燕与田东林的结婚证,证实双方同居生活的时间。

3、原告黎小燕的身份证,证实原告黎小燕的出生时间。

4、子田红军的户口簿,证实双方生育孩子的时间。

(四)、审判理由

陕西省麟游县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结婚登记,是确立婚姻关系的法定要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明文规定,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22周岁,女不得早于20周岁;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法律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而原告黎小燕在未达到法定婚龄的情况下,被告田东林与原告之父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以她人的名义与被告进行登记,其行为违反了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登记的形式及实质要件,属违反法律的无效民事行为,其结婚登记自始无效,原、被告不具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属于同居关系。但双方自二○○一年至今再未共同生活,其同居关系已自行解除。原告诉讼要求确认河证婚字第9号结婚证无效之主张,有证据证实,应依法予以支持;对于非婚生子田红军,因长期随被告生活,为了确保孩子的身心健康,以由被告田东林抚养为宜。被告以孩子年龄尚小,原告应负担孩子一定的抚育费之辩解意见,应依法予以支持。在庭审中,原告愿每年给付孩子800元抚育费,直至孩子年满18周岁之意见,被告亦同意,对此,应依法予以确认。

(五)、定案结论

陕西省麟游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麟游县河西乡人民政府所发的河政婚字第9号结婚证无效。

2、非婚生子田红军由被告田东林抚养,原告黎小燕自二○○七年十二月一日起至孩子年满18周岁止,每年给付孩子抚育费800元(十二月三十一日前履行清结)。

本案案件受理费300元,由原告黎小燕负担。

(六)、解说

现代社会行政权进一步扩大,并且时刻影响着大量的民事法律关系,行政法律关系与民事法律关系相互渗透、交叉、重合的现象大量存在,产生了行政争议和民事争议相互交叉或牵连问题。本案所产生的纠纷,就是一起典型的行政民事交叉案件。根据婚姻法的规定,本案不存在胁迫情形,没有可撤销婚姻的条件,所以原告不能提起撤销婚姻之诉,也不能申请民政部门撤销该婚姻。本案更不存在婚姻无效的法定情形,所以更不能宣告该婚姻无效。根据2003年实施的婚姻登记条例规定,再没有赋予登记机关对骗取结婚的行为予以撤销登记的权力,在这种情况下,总要给当事人以法律上的救济途径,所以此纠纷由人民法院受理,这是毫无疑义的。而婚姻登记行为属于具体的行政行为,是以行政诉讼来撤销登记行为,还是以民事诉讼确认登记无效,案件审理路径选择,直接影响着裁判的结果,关系到审判的效能。而我国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对如何处理行政民事交叉案件未予规定,审判实践中,各地做法不一,又缺乏统一的模式,在此情况下,主审法官选择民事审判模式,宣布结婚证无效,并对子女抚养一并作出处理。对行政民事交叉案件,理论界的观点大致可归纳为两种主要的审理模式,一是将行政争议与民事争议分开审理,二是主张合并审理。分案审理与合并审理各具自身的优越性和局限性,都难以克服诉讼程序和充分保护当事人诉讼价值衡量之间的矛盾。因此在实践中采用何种模式,应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和自身性质来选择不同的审理模式。对本案而言,应尊重当事人的选择权,既然当事人选择民事诉讼,我们应当尊重,况且婚姻关系的成立,是以当事人的意愿为基础,登记机关无非是依法履行手续,意思自治的成分较重,故按民事纠纷受理亦无不妥。其次,该案本身很清楚,本案原告黎小燕在登记时未满法定婚龄,被告与原告之父弄虚作假,隐瞒真实情况,以被告和原告二姐黎小丽的名义,用原、被告的合影照办理的结婚证,其行为不仅违反了婚姻登记条例中的形式要件,更违反了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登记的实质要件,违法行为是显而易见的,所以该争议本身很清楚,法律适用明白,民事审判庭可以附带解决所涉及的行政争议。再次,此案件由民事争议而起,争议发生在平等的民事主体之间,不由行政行为引起,况且当事人在民事诉讼过程中,没有直接请求撤销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最后,根据司法权优于行政权救济原则,民事审判对未经行政审判进行实体审查的具体行政行为可以进行合法性审查,对此既可以理解为人民法院在民事审判中进行全面审查,也可以理解为“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进行判决。人民法院在民事审判时可以依据证据进行事实认定,可以依照法律规定作出与具体行政行为不一致的民事判决。本案主审法官依据本案相关证据认定原、被告双方结婚登记行为属无效的民事行为,其结婚登记自始无效,原被告不具有夫妻的权利义务,属于同居关系,这无疑是正确的。总之,对于行政、民事交叉案件,无论采用何种审判模式,法院均应当尊重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尽量使行政与民事争议从实体与程序得到实质公正的解决,从而实现社会的和谐稳定。 

第1页  共1页

编辑:周保平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